美因新冠肺炎死去百万,民众不责怪政府也不反思体制,这是为何?

美国问题多多,种族歧视、毒品犯罪、暴力执法、枪支泛滥、强迫劳动、通货膨胀、经济危机……仅仅一个新冠肺炎就夺走了100多万美国人的生命。为啥美国民众不责怪政府也不反思体制?

相反,中国坚持人民至上和生命至上的执政理念,坚持动态清零的抗疫举措,最大限度地保护了人民的生命安全。但是,在不得不封控的过程中,有人因为一顿或几顿吃不上热饭,暂时买不到蔬菜,暂时出不了门,暂时就不了医,暂时上不了班,就有大量的自媒体把矛头直指政府,要求严厉处分某某某的呼声不绝于耳,有的文章直接对体制提出质疑,认为这都是体制的错。言下之意是,如果中国采用美国体制,这一切都可以避免。

一.这是为什么?

美国民众对政府的“宽容”和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严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民众的“独立”和中国民众的“依赖”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两个鲜明对比”如此突兀,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久。我试着去寻求答案,却总是不能令自己信服。于是我想把这个问题抛给广大网友,请大家都来思考,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令人信服的答案。

(一)信息不对称使我们误判?

美国媒体也有责怪政府和反思体制的声音,也有要求政府官员出来负责的呼吁,只是我们看不到?或者它没有形成主流舆论,对政府形不成压力?

中国媒体上也只是个别人故意带节奏,利用人们的好奇心、同情心,把个别的、局部的问题无限放大,或者干脆无中生有地造谣中伤?他们并不代表中国民众,反而是我们过于敏感了?

换句话说,这“两个鲜明对比”皆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误判,其实它并不存在?

(二)美国政府忽悠能力太强?

美国政府敲100下丧钟就把民众对因新冠肺炎死去100万生命的愤怒平息了?或者美国民众根本就没有对此有过愤怒?换句话说,美国政府对待民众的反应要么不理、要么忽悠,民众习以为常?

反观中国政府,只要网媒有所反应,政府基本上都有所回应,或调整政策、或处理责任人员、或解决民众具体的问题,虽然未必都做得好,毕竟实打实在做。如果中国政府也采取美国政府的做法:不理忽悠,又会是什么结果呢?

(三)美国政府洗脑效果太好?

美国声称自己是小政府大社会,政府只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民众的事民众自己负责。也就是说,新冠疫情是自然灾害,政府可以做一些事情,但不负责照看每个具体的生命,生或者死是民众个人的自由,政府无权干涉。美国民众接受了这个观念?真是这样吗?

反观中国政府,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宣誓对人民的生命负责,似乎政府不让民众有选择死的自由。中国民众也接受了这个观念,无限拉高了对政府的期待和依赖,有人说,民众像个被惯着的孩子?真是这样的吗?

(四)定期选举释放了民众怨气?

我们都知道,美国实行总统定期选举,驴象轮流坐庄。民众对政府有怨气时会想,这是我选的政府,怨谁呢?就忍了吧,下一次不投他的票就得了,真是这样吗?

有人说,中国尽管也是定期选举,但非直接选举,也无政党轮替,民众没有“是我选的政府”的体验,有怨气就一股脑儿就发到政府身上。真是这样吗?

二.是这些原因吗?

(一)工作确实存在疏漏

如果单纯地问,中国把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好么?我相信没有人说不好的。但当这种执政理念转化为具体行动时,特别是疫情防控不得不管控时,老百姓的感受就具体化和情景化了。个人就需要放弃一些眼下的自由,必须克服一些生活的困难。极端情况如有亲人因不能及时看医生导致失去生命时,当事的人就会认为“把生命放在第一位”是一句空话。如果这种个案没有得到及时补救又被媒体大量报道,就会损害政府的公信力。然而,要工作不出现疏漏又是对执政团队的一个极高的要求,很难做到面面俱到。工作疏漏就给个别专营炒作负面新闻的人提供了机会,负面报道进一步加剧民众对抗疫举措的抵触情绪,影响抗疫工作的正常推进。中国需尽量把工作做得更好一些,谁又能保证无瑕疵呢?

(二)确有敌对势力恶意操弄

一说到敌对势力,有人就会质疑真的有吗?有。美国情报机构、非政府组织NGO、各类反华媒体都是,不但有,还很强大。国内被收买的敌对分子也有,不然拜登何须每年花3亿美元(这个数目还在增加)呢?

但我们绝不能轻易地说,在媒体上发表或转发攻击性言论的都是敌对势力的人,他们绝大多数只是受蒙蔽的。

敌对势力对华的舆论渗透专业化程度很高,很会利用民众的好奇心和同情心。况且他们毫无职业操守,没有道德底线,例如说我们新疆搞种族灭绝,没影的事,他们却反复说。他们信奉: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幸亏中国人民觉悟提高了,上当得越来越少。

记得武汉疫情爆发时媒体上出现的那种爆炸式舆论潮,大有炸平庐山之势。他们攻击的重点是什么呢?是说政府“不顾人民死活”,武汉因新冠疫情去世4000余人。然而当美国一天的死亡数都不止4000的时候,这些人又攻击中国什么呢?说中国抗疫限制自由违反人权,说封控管理的经济成本巨大导致经济损失不可估量,说由封控引发的次生灾害比疫情本身还严重。也就是说,中国政府无论怎么做都是不对的。他们死活都要给中国政府扣上独裁专制的帽子,把这说成是中国政府的原罪。一句话,就是要试图推翻你没商量。

所以,拜登说“不谋求改变中国体制”不过是一句缓兵之计的话,只因为时机未到而已。中国出现对政府的攻击性舆论与敌对势力的恶意操弄有关。

(三)故意混淆批评与攻击的界限

敌对势力为了蒙蔽群众,刻意混淆批评与攻击之间的界限。政府工作有错当然可以批评,但批评的原则是善意、实事求是和就事论事。攻击与批评的区别在于:攻击是恶意的、主观臆造的和无限上纲的。

工作失误引发的是人民内部矛盾,批评是督促有关当事人和涉事机关改错。而攻击者企图把它上升为敌我性质的矛盾,攻击的目的是妖魔化政府,制造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对立。

攻击者故意混淆批评与攻击的区别,当攻击者受到反击时,他说他只是批评,政府不能怕批评。此外他们还有绝招,那就是抬出“言论自由”这杆大旗。说反击一方不准他们说话,限制他们的言论自由。事实上是他们只准自己发出攻击不准别人反击,反击就是违反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属于攻击者的专利。攻击者这一招很刁蛮,他们不准别人说话的方式是指责反击者不准别人说话。

(四)美国人的故事讲得很成功

我们必须承认,美国人是讲故事的高手,全世界都被这套故事给忽悠得七晕八素,被忽悠得最惨的当然是美国人民。

明明是做贩卖茶叶的投机生意者与英国政府争夺利益的茶叶战争非要描述成伟大的独立战争,明明没有建国目标的战争后只能回家种田被说成是比陶渊明还淡泊名利,明明是怕政府限制资本疯狂攫取利益被说成是限制公权力以保护私有财产,明明是资本主导政权被说成是民主。

美国民众只在投票那一瞬间享受“民主”然后便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资本,而投票的那一瞬间民众依据的是资本控制的媒体的宣传,哪里有半点表达的是自己的意愿呢?如果候选人真的是一头驴和一头象民众也只能二选一,最大的自由就是可以选择不投票或投废票。按此逻辑,既然政府是“民选的”,那么政府就是“民有的”,政府治理国家就是“民治的”,政府无论做出什么事民众都只能享受,此为”民享”。新冠疫情中,民众享受着选择死亡的自由,正如特朗普所言“这就是人生”。美国民众自始至终都不明白,其实质恰恰相反,美国政府是资本决定的,它是“资有的”“资治的”“资享的”,美国资本利益集团只不过玩了一把偷换概念游戏罢了。

问题是,不少的中国人也信了这个故事,于是就认为自己的政府不好了,政府无论做什么在他们心里都“不讨好”。今天对动态清零他们觉得这般不好、那般不好。假设本次疫情中,2500万上海人不是只死去595而是如2300万人的台湾人死去2939甚至如700多万人的香港死去9386,那些攻击性言论又会怎么说呢?我们不难想象。

(五)敢于对事实不认账

我发现,敌对势力在攻击中国政府时一个最绝的招术是敢于对事实不认账,公然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美国因抗疫不作为或乱作为致死100多万生命。然而敌对势力总是与美国为首的西方舆论保持高度的一致:美国抗疫是成功的,堪称国际典范。

我查了一下网上公开的数据,从疫情开始至今中国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17551例(其中包括台湾2939例,香港9386例)。但敌对势力攻击中国政府时与美国及西方舆论一个口径:中国抗疫政策是失败的。它们特别攻击中国的动态清零是导致世界经济复苏和产业链中断的主要原因。

又比如,为了证明西方世界躺平有理,西方舆论非要说奥密克戎致病性减弱,还说和流感差不多。事实上,他们忘了当下疫苗接种率在西方国家普遍比较高(与一些不发达国家相比),疫苗对降低重症率和死亡率发挥了相当的作用。如果全球“裸奔(不接种疫苗)”,谁敢说奥密克戎的致死率与普通流感差不多呢?请问,能把上海累计感染649414例(其中确诊63044,其余无症状)死亡595例计算的死亡率0.015%(以感染数为分母)或0.9%(以确诊数为分母)当成奥密克戎的致死率吗?

我们再看看香港累计确诊332721例,死亡9386例,死亡率2.8%。为什么这个2.8%不是奥密克戎的致死率呢?香港和上海的差别在哪里?还不明白吗?如果上海按这个2.8%计算死亡数会是1765(按确诊病例算)或18183(按感染人数算)。如果再考虑上海人口数2500万是香港740万的3.37倍,这两个数分别将是5948和61276。坚持动态清零与不坚持动态清零如此大的数据差,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在比如,有人刻意回避比疫情死亡病例,炒作上海因抗疫停工停产、资本逃逸、频繁大量的核酸检测等等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问题在于,谁敢试试上海如果躺平,巨量的人员因感染而倒下,就不停工停产?资本就不逃离?医疗费用就不比核酸检测高?香港还不算100%躺平,请问谁计算过香港因疫情造成的损失?有人说美国虽然死了100多万,可人家经济未受损呀!谁说的?美国的GDP增长渠道可不只靠国内经济啊!人家全球薅羊毛这个“有人”不知道吗?美国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连拜登都坐不住要召集美联储、财政部专题讨论控制通胀,这个“有人”也视而不见吗?

三.我还是没有想明白

尽管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没有想明白,为啥美国政府明明无视人民的生命安全,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却没有受到太多的来自民众的责难;而中国政府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保住了那么多人的生命,经济恢复在世界上也是最强劲的国家,应该说抗疫取得巨大的成绩,却受到太多的好像是来自民众的责难。

但我却明白这件事应该想明白,必须想明白,尤其是中国不仅要战胜疫情,还有战争敌对势力给我们进行的遏制打压。只有想明白,才能凝聚民心,才能谈如何实现第二个百年的奋斗目标。如果想不明白,就不能凝聚民心,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就是空话。

中国要发展经济,让老百姓过好日子,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人民必须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和行动起来。要团结起来、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就必须解决这个想明白的问题。所以,这里慎重邀请各位网友一起来想,找到问题的症结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什么叫解决想明白这个问题呢?那就是想明白如何真正做到“三个相信”——相信我们国家的选择政治体制是符合中国实际的,相信中国人民是拥护党和政府的,相信党和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成功,其根本的一点就是相信群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理论上讲不存在不相信群众的问题。中国共产党相信群众,是有其哲学基础的,那就是毛泽东主席的人民历史观,他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这在“英雄历史观”大行其道的现实社会,要有多深遂的哲学眼光才能看到这个最底层的人类社会发展的逻辑根基啊!这就如物理学家要借助多精密的仪器和多严密的逻辑推理才能看到推动物质世界进步演化的原来是若干基本粒子及其运动变化啊!因此,中国共产党相信人民群众是绝对真诚的,即内心本来就这么认为的,不是为了某个目的的手段,而是观察、理解和判断一切客观事物的逻辑基础。

所以,我不再赘述党和政府应该如何相信群众。我们重点要思考和研究的是,有哪些因素在干扰、阻断、毁坏这“三个相信”。

(一)工作失误干扰“三个相信”

党和政府坚守的任何理想和信念都必须转化成具体行动,例如“人民至上”和“生命至上”的执政理念在抗疫中具体化为“动态清零”的系列政策。这就存在以下问题:

1.政策是否合乎实际

动态清零,也是由一系列具体的做法构成,这些做法是否符合实际就代表着政策是否符合实际。如果不符合实际,不但达不到动态清零的目的,还可能给人民群众造成损失。这种损失就可能使得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人民至上”和“生命至上”的执政理念表示怀疑。

2.执行者的综合素质是否过硬

政府是人组成的,任何政策措施都得靠人去执行。执行者能否正确理解政策和正确的执行政策,考验着执行者的党性、品行和能力。如果执行者的综合素质不过硬,政策执行得不好或出了大的纰漏,那就会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抗疫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损害群众利益的现象,比如个别医院以无核酸检测证明为由拒收有特殊需要的病人这事,一是制定具体的抗疫政策和措施的时候没有界定清楚责任边界,二是当事责任人把个人利益(怕承担违反抗疫规定而受处分)凌驾于群众利益(需要进行及时治疗)之上。

(二)利欲熏心阻断“三个相信”

抗疫工作中,核酸检测这项工作往往是承包给某些医疗机构的,这些医疗机构或具有私营性质,或有资本介入。他们盯准的是赚取超额利润,为此不惜造假,搞假阳性。

为了获得核酸检测业务,这些医疗机构还会贿赂政府工作人员。政府工作人员,尤其是领导干部一旦有了这样的行为,对党和政府的形象损害是致命的,它会直接阻断“三个相信”。

这次抗疫工作中,北京处理了一批涉事企业,处分了国家机关相关工作人员(包括一些领导干部)。相关的违法犯罪事实就属于阻断“三个相信”的典型行为。

(三)敌对势力毁坏“三个相信”

敌对势力深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之所以有非常强的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就是因为有“三个相信”做保证。

所以,敌对势力要达到制造中国共产党和人民群众的对立的目的,要达到制造中国政府和人民群众对立的目的,他们要毁坏的重点就是“三个相信”。只要大家不相信中国的政治体制了,只要人民群众不相信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了,只要执政团队也不相信人民群众了,那么中国的发展、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国人民的好日子都没希望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遏制中国的发展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就是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一切机会损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关系的原因。他们制造对立和对抗成功了,美国就可以像对付东欧诸国那样上下其手了。

本轮抗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对中国的抗疫政策指指点点,他们利用中国在抗疫中的工作失误,四处煽风点火,制造紧张气氛,鼓动中国也躺平,让奥密克戎也肆掠一遍中国,彻底摧垮中国亿万人民齐心协力铸就的抗疫的长城。

是不是这样?请各位网友批评。

六.正确认识政府职能的重要性

前文提到,美国民众接受了美国政府是一个有限责任政府,政府可以为民众提供必要的生活服务,但不负责照看每一个具体的生命。换句话说,作为一国之百姓必须学会自己对自己负责,包括生与死。在中国,民众也需要正确认识政府的职能,它是为人民服务的,但政府的职能还是有限的,民众必须要学会对自己负责。大家应该注意到,我们说过,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成功,其根本的一点就是相信群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

相信群众,即相信人民群众中蕴含着无穷的智慧和创造力,相信追求美好的生活是人民群众的最大公约数。宣传群众,即以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去凝聚人民群众的人心,形成共识,就可以把人民群众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发挥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通过人民群众自己动手去创造美好的生活。党和政府的关键作用是把人民群众组织起来,事情还得自己去做。例如,脱贫致富,党和政府给脱贫对象提供相应的服务,但真正要摆脱贫困走向富裕,还得要靠自己的诚实劳动。必须自己学会如何依法去发财致富,而不是等着政府施予。

与疫情作斗争,政府提供了抗疫的知识,民众应该知道抗疫的重要性和基本常识。比如、政府早有提醒,家里要有一定的物资储备以应对不时之需,那么家里就应该有所准备以防突发的疫情。比如,政府通过宣传工具告知民众如何防止感染病毒,民众就应该自觉养成勤洗手、戴口罩(尤其在人群聚集地)等防疫习惯。如此,就可以避免突然管控导致食物紧缺,就可以减少感染病毒的几率。自我防护是防止病毒感染的最重要的防线。又比如,平时多了解当地政府的防疫政策,做好随时可能被管控的准备,如果真有突然的管控,也可以沉着应对,不至于手忙脚乱。

政府提供服务,往往是由具体的工作人员来通过工作实现的。即最终表现为服务者和被服务者的人际关系。服务者只要是按照政府规定在进行服务,没有明显违纪违规的行为时,被服务者应该尊重服务者的劳动,虽然他们自己称自己是公仆,服务者并非实际是被服务者雇佣的仆人,双方的人格是平等的。服务过程中,双方要合作。被服务者享受服务后,应该表示感谢。在疫情中,被服务人员主要面对的是医务工作者、一线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他们的工作是很辛苦的,他们往往是丢下了自己的家庭不能照顾,他们也需要理解、支持,有时还需要同情。

七.结语

本文主要想抛出问题,也讲了些自己不成熟的思考。表达了一些观点:我们可以批评政府的错误并督促其改错,但不要借题发挥攻击政府;政府需要不断学习以提高自己的服务和管理水平,真正把“为人民服务”的温暖送到每个人心上;作为人民群众的一员也要做一个懂得尊重他人、感恩付出的高素质公民。

究竟如何解决本文提出的问题,还盼望网友们给出精彩的答案!

注:本文作者为“秦安战略智库”核心成员牟林,为本平台原创作品,新的一年,祝愿大家携起手来、战胜疫情、遏制霸权,一起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posted @ 22-07-02 07:16 admin  阅读:
阿里彩票平台,阿里彩票官网,阿里彩票网址,阿里彩票下载,阿里彩票app,阿里彩票开户,阿里彩票投注,阿里彩票购彩,阿里彩票注册,阿里彩票登录,阿里彩票邀请码,阿里彩票技巧,阿里彩票手机版,阿里彩票靠谱吗,阿里彩票走势图,阿里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阿里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